胡园园:全球累计确诊破千万新冠疫情怎么破?

4月初,我在一场线上研讨会上听到霍宁博(HarveyV. Fineberg)博士的这个结论。这位前美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吁中美加强合作,联手抗疫。彼时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刚刚突破86万例,累计死亡42,345例。

而据worldometer网站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6月28日2时12分左右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000万例,达10,000,051例;累计死亡病例超过49万例,达498952例。

不足三个月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死亡病例都翻了十倍有余,而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蔓延。美洲国家疫情形势仍然严峻,美国重启经济社会生活后,全国一半的州报告新病例激增,巴西新冠病毒正向中小城市扩散;亚洲国家中,印度感染高峰仍未到来,沙特阿拉伯宣布控制朝觐规模;在欧洲,英国、意大利和德国虽已逐步从疫情阴霾中走出,但近期已出现多起聚集性感染病例。

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22日参加世界政府视频峰会时提到,仅21日一天,全球上报了超过18.3万例新冠肺炎新增病例,是疫情暴发以来最多的一天。他同时警告说,新冠病毒对人类的影响“或将持续数十年”,而目前最大的危险不是新冠病毒本身。与病毒相比,当前国际社会缺乏团结更为危险,而某些国家将疫情政治化使得情况更加糟糕。

“在疫情面前人类是一个整体,我们中没有人是安全的,直到我们所有人都安全为止,”谭德塞强调。

这一点,北京近期疫情的反复也是一个明证。在连续56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后,疑似通过冷链传播的病毒导致了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的新疫情。

面对愈演愈烈的全球疫情,国际社会摒弃前嫌,齐心协力已是刻不容缓。每一分钟的迟疑和拖沓都意味着更多无辜生命的流逝。而要根除新冠病毒,必须先摈弃“政治病毒”,它们或源于美国少数政客的私利,或源于种族主义的毒瘤,或源于冷战思维的泛起,或源于“大国竞争”的执念。

究竟什么才是政治的本质?当代哲学家赵汀阳在《天下的当代性》一书中指出,政治的本质不是相互斗争的技术,而是共同生活的艺术,是把纷争的世界变成共享空间的艺术。政治的目的不是寻找敌人,而是化敌为友。

中国是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理念的倡导者,更是这一理念的坚定实践者。如果之前,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还是一个理念,那新冠疫情无疑把这个理念更具象化了,变成了一个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现实。新冠疫情的肆虐已经让各国感受到了切肤之痛。疫情无国界,传染病不分国家、种族和国籍,每个人在传染病面前都同样脆弱。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,全人类的命运已被牢牢捆绑在了一起,没有人能够真正独善其身。

面对这场具有全球性大流行病特征的严重疫情,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无济于事,只会让形势越来越糟。我们眼睁睁地看着病毒在全球攻城略地,却没有一个全球性的政治合作力量,能够调动全球物资,集中兵力,统一作战,对病毒进行围剿。中国在全球合作上做了积极的尝试,却遭遇到某些国家的疯狂甩锅。更多的国家只能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和医疗水平,单打独斗,奋力自保,结果最后被病毒各个击破。

除了摈弃政治病毒,全球携手,我们已别无选择。共同“抗疫”,是对“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最好注释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